当前位置:斗升之水资讯电商时代女性创富和家庭决策变革
电商时代女性创富和家庭决策变革
2022-06-23

裴谕新 中山大学社会学与人类学学院社会学与社会工作系副教授

过去十年,互联网经济给予从业者弹性的工作方式,但也模糊了工作与休息的边界,令工作强度无形增加。对于那些搭上电商经济的快车,在较短时间内创业成功、实现经济自由的创业女性,她们经济收入的提高,能否将她们从工作与家庭冲突中解放出来?

我们长期跟踪了生活在广州的15名创业女性,她们的年龄在26-49岁,经营的行业涉及医药、服装、珠宝、艺术品、化妆品、日常生活用品、餐饮、快捷酒店、保险、教育、咨询、新媒体内容提供等。以下的故事是从浩瀚的访谈资料中抽取的“特别的”故事,希望可以折射出一幅时代的新图景。

“稀里糊涂就赚了钱,赚了钱反而有更大的危机感”

借助淘宝电商发财的代表是Miu Miu和猫爷。Miu Miu上大专时就北京路夜市摆地摊。后来还在北京路租了一个档口卖衣服。契机出现在2008年。Miu Miu从同行口里听说了“淘宝店铺”后决定也尝试,但是她不懂网店设计,就喊上了在深圳做文员、爱拍照爱上网的闺蜜猫爷一起创业。

2014年是生意的顶峰期,“每天就是哗哗哗数钱”。线上线下才十几个人的规模,一年的营业额却超过5000万,毛利润达1000万。

自从2014年后,尽管做了各种努力和尝试,但奇迹没能再现。2019年,她们基本放弃了“奇迹再现”的挣扎,更加注重公司的优化管理,以及她们个人与家庭关系的调整。

她们的“暴富”经历代表了电商时代“风口”所寓意的机会产出。 “风口”之前,她们已经有本行业丰富的经验,这些经验又被她们精心地移植到电商平台,辛苦劳作、不眠不休、几乎24小时在线,才有了“暴富”,可以说是先发优势带来的超额利润,是平台经济的红利。她们觉得惊喜又意外,自己“很幸运”,并不像男性创业成功会刻意强调自己的“眼光”和“奋斗”。

“生孩子,是一个分水岭”

在我们长期跟踪的15人里面有11位女性都做了母亲。生育成为家庭关系的一道分水岭。生育孩子以前,“两个人做什么都很自由,像谈恋爱时一样”;生育孩子以后,“事业-家庭两边被挤压”。虽然有孩子的家庭都雇佣了全职保姆,有的还有祖辈帮忙照看。但和孩子的情感交流,以及对亲子关系和孩童发育有明显促进作用的事务,比如亲子活动、课外班、外出旅游等,这些是“高质量”的家庭工作,还是需要她们。

有了两个孩子以后,MiuMiu发现丈夫总想让她花费更多的时间陪伴孩子,总觉得她做的还不够多。但是MiuMiu已将工作做了很大的调整,有了孩子后,MiuMiu的时间变得碎片化了,这令她非常痛苦煎熬。他们不断地争吵,谁也不肯让步。这样的状况持续了一年多。后来MiuMiu积极参加各种聚会,上心理辅导班,去国外游学,又和其他几位研究参加者一起搞了好几次亲子海外游。丈夫逐渐改变了态度,夫妻关系得以缓和。2019年底,MiuMiu说不再想离婚的事了,虽然日子没有激情但还是有一种“安全感”,可以过得下去。

阳子被公推为“最劲女人”,她是15个人里面唯一生了3个孩子的,孩子的年龄在3岁至6岁之间,这还不算“最劲”。她最让人佩服的地方是她一手打造了一个罕见的庞大的家庭:除了她和丈夫、孩子这个核心家庭,孩子的爷爷奶奶、姥爷姥姥也都和他们住在一起,除此之外,家里还住着3个保姆,一名厨师,一个司机。更厉害的是,家里这么多人,吃穿用都由阳子负责采买,同时,她还经营着自己的快捷酒店。在酒店装修的那半年里,她是工地上唯一的女性,每天工作超过10个小时,即便如此也没妨碍她照顾家庭。

阳子掌控这个大家庭的诀窍主要有三:第一,她是做房地产出身,早早在广州郊区买了一栋五层的楼。这样的居住条件,1000多平方米的单体独栋电梯楼,听起来不具有可效仿性,好像印证人们常说的那句话,“有钱就不是问题”。实际上,其他女性里也有人有实力买这样远郊、开发时间比较早的别墅型住宅的,但是她们都觉得自己驾驭不了这样一个大家庭,即便分层居住还是会有很多麻烦,这就是她们佩服阳子的地方。

阳子是做财务出身的,牢牢控制家庭经济大权,包括丈夫的股票、薪水和分红,同时,仍有精力负责整个家庭的日常消费采购

斗升之水  手机版  网站地图  QQ号:1162063247  技术:建站养米
//文章网站 //统计代码